卡库儿

这儿卡库!
本命evak | drarry | frostcup | 安艾
疯狂吸嘉!!嘉右真是太好了!!!
我爱甜塔甜塔使我快乐!

【安雷】瞎写写

论安迷修被雷狮勾搭的全过程
•安雷安雷安雷。(相信我!
•微量瑞嘉金凯。
•现代paro.
•他们属于七创社,
而我只有一个俗不可耐的故事。
•他们世界第一好!!
我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好!
•对垃圾写手不要报太大希望。
00.
其实安迷修也不太清楚他到底是怎么和雷狮搞到一起的。

01.
安迷修第一次遇见雷狮,是在公寓楼下的五金店。
那天他正蹲在那挑灯泡,一抬头,就看见一旁在掂锤子的雷狮。
当时安迷修就觉得我们这雷大爷可好看了,那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的,跟3D打印出来的似的,好像没一点缺陷。
当然,后来安迷修自然是发掘了雷狮的许多缺陷,不过那都是后话了——至少在刚刚遇到雷狮的那几个星期里,安迷修还认为他是一个阳光积极向上的好青年。

02.
安迷修第二次遇见雷狮的时候,是在公寓的电梯里。
那时雷狮穿着一件黑色的背心,拿着一瓶冰的矿泉水,脸上的汗珠就顺着脖颈的曲线一滴一滴地滑落。
他站在安迷修的对面按动楼层按钮——从安迷修的角度来看,雷狮正好逆着太阳光,他的侧脸被光芒烘托得很好看,就连脸上的汗水都是亮晶晶的——在安迷修的眼里,好像雷狮就突然变成了太阳一样的存在了。
“呃⋯⋯你是哪一个楼层的?”
安迷修愣了愣,顺着雷狮手所指的方向望去。
红色的数字7在一排的楼层按钮中闪烁。
“第七层,对,是第七层。”
“哦?那我们算是邻居?”雷狮朝他挑了挑眉。
其实安迷修明明住在第十三层。

03.
安迷修第三次遇见雷狮,是在离他公司不远的便利店里。
他当时坐在玻落地窗一侧的座椅上咬着吸管,突然一双手就按在他的左右肩上,给他吓得一哆嗦。
他一回头,就看见雷狮一手扶着鼻梁上的墨镜,一手拿着瓶啤酒。
雷狮估计是被他夸张的反应给吓着了,也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瞧——两个人就愣在那儿互相看了会儿。
后来还是雷狮先反应过来,他把墨镜取了下来,朝安迷修咧了咧嘴。
“还记得吗,在电梯里见过?”
“啊,是。”安迷修朝雷狮笑了笑。
“好吧,那,自我介绍一下,雷狮。”雷狮把墨镜重新戴上,向他伸出手。
“哦,你好,雷狮。”安迷修把饮料杯一推,握上了雷狮的手。
说实话安迷修当时挺激动的。
“呃⋯⋯你也叫雷狮?哦,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雷狮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样子。
“不不⋯⋯我,安迷修。”
“哦⋯⋯好,住在七楼的安迷修——我去隔壁找过你来着,一个蓝头发的妞给我开了门,我也不知道你名字,就和那妞僵在门口,给我臊得不行——不过你小子可以嘛,那个妞长得还真不错。”
这句话给咱安哥臊得不行——当然,最后他还是在雷狮的调侃声里磕磕绊绊地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了清楚。
安迷修确实有点急,他急着解释,组织的语句都有些混乱。
雷狮望向他因为刚才的调侃而有些微红耳垂,噗嗤一声就笑了。
安迷修没有笑。
他望着雷狮想。
他笑起来可真好看。
当然,不笑也一样好看。

04.
安迷修第四次遇见雷狮,是在一家离公寓很远的酒吧。
安迷修和同事陪着客户,雷狮拖着嘉德罗斯。
雷狮这次没有戴那副骚气的墨镜,但还是没能好好穿衣服——他在头上扎了一条印有星星图案的头巾,外套依旧像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样敞开,露出赤裸的肩膀和黑色的无袖里衣。
而坐在他一旁的嘉德罗斯也和他一样奇装异服——甚至更胜一筹——大夏天还扎着条黄色围巾的人真的不多了。
由于这哥俩奇特的打扮,安迷修在酒吧一下子就注意到了他们——或者说注意到了雷狮。
由于上一次在便利店被雷狮吓到,安迷修这次也孩子气地想去吓一下雷狮。
当他把手搭到雷狮肩上时,嘉德罗斯已经被雷狮灌醉,把微红的半张包子脸埋到围巾里,在那开始播电话。
“格瑞,你在玩什么啊。”
“别的小朋友都回家了,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啊格瑞。”
安迷修愣了一下,然后重重地捏了雷狮的肩。
“哟雷狮这是你男朋友啊。”
你永远也不知道一个喝醉的嘉德罗斯接下来会干什么。
“还可以还可以,小脸儿长的不错嘛雷狮。”嘉德罗斯无视电话那头格瑞的问话,摇着酒杯继续说下去,“什么时候搞上的?一天搞几次啊?在床上谁是1啊?”
“我我我。你看安迷修那样能行么。”
你也不可能知道一个喝嗨的雷狮下一步的行动。
安迷修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居然站在原地一声不吭听这两个加起来三岁都嫌多的人唠人生唠理想唠对象唠了一个小时直到格瑞赶过来把嘉德罗斯一把拎走。
“喂,格瑞!不来喝一杯?”雷狮朝着一手拿着牛奶盒,一手拽着嘉德罗斯围巾的格瑞招手。
格瑞翻了个白眼,把围巾狠狠一扯,直接把嘉德罗斯甩到车上。
安迷修终于明白嘉德罗斯这条围巾的用处了。
“喂,那安迷修,你陪我喝几杯?”
“呃⋯⋯我那儿有客⋯⋯算了,不管了,喝。”
雷狮笑得太好看我真的拒绝不了——这就是咱安哥喝醉并且撂下客户的唯一原因。

TBC

评论(7)

热度(34)